七百年后

“教父,我愿忏悔。”

权杖,尖塔,圣伯多禄,

112街和阿姆斯特丹大道的交点,

是否有嘹亮的歌和牙,

不朽的容颜?

完美的历史须得修葺,

破败的文明只有乌鸦。

谁曾经沉沦在轮回的路途?

德库拉和他的深红长袍,

早被十六比九的屏幕讲得太虚假,

其实,伯爵是个绝色女子!

篡改过去的傻瓜啊。

看看吧!

高耸的塔楼,

正在哈哈。

七百年后》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