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尽欢 莫使金樽空对月

喝酒,有时候真的是一件矛盾事情,心情好的时候,你想喝酒,但是你会想到:喝酒了,可能后面更开心的事情,就无法参与了;心情不好的时候,你想喝酒,但是你会想到:喝了酒,虽然能暂时的一解千愁,但是醒来以后,只会愁更愁。这是喝酒的矛盾。

可是,有些人,他出离了这种矛盾,他的人生达到了某种高度,他的生活的追求已经不在乎今天喝多少,明天是否需要负责任,他只管喝,只管开心,喝到最后,只剩一个人了,他会感到寂寞,因为么有了对手,他只能对空独饮,此时,肯定是思绪万千,感概无尽,人生如此,难道是夫复何求?还是无可奈何?谁又能说得清楚?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这是李白的洒脱,但是现代,谁能如此?这也就成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境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这是曹操的无奈,身居要职,日夜劳碌,某日能和知己对酒当歌,概叹人生能有多少这样的日子,或许,这句才是当下在社会奋斗的年轻人的真实写照,不然,为何威尼斯的酒吧为何如此热烈,如此奔放?

对,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心的释然,喝酒与否,得意与否,均和心的度量衡一致,我们无法改变自己自然而生的价值观、人身观,但是,我们要尊重,要感悟其他的观念,这样, 才能在漫漫的际遇中勇往直前,而不是概叹: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对于曹操的“人生几何”,我更推崇李白的“莫使金樽空对月”,享乐主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