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鲁 你对文革的道歉意义何在

000040289_piclink最近的新闻红人——陈小鲁,相信大家都认识吧,陈毅的儿子,他最近对当年文革时期在北京八中批斗过的老师和校领导进行道歉。这一道歉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人认为他勇气可嘉,有人认为他标新立异,追求出名,但无论如何,陈小鲁都做出了文革时期造反派不敢做的英勇举动,这是很值得肯定的。但是,至今,只有陈小鲁一个人站出来道歉,意义何在?是为了提醒世人,文革遗风还在?还是真心希望正视那段非人的历史?

其实我有一段时间很沉迷于了解文革的这段时期,记得有一本书,是冯骥才先生写的《一百个人的十年》,写的就是一百个人在文革十年中所遭受到的苦难,有些苦难你或许连想都不敢想。那本书我是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读的,现在内容大概已经忘记,但是里面提到的一些整人伎俩还是依稀记得,印象最深刻就是说在北方的一个审讯室里,造反派为了逼供,用绳子绑住男子的生殖器,然后逼他喝水;还有一种是在下面放一根点燃的大香(拜神用的那种),然后让被审的人脱掉裤子,肛门正好对着那根香火的地方,半蹲着。甚至有一些家庭因为女儿是医生,被怀疑是反革命,吓到全家一起自杀,最后女儿因为没割中大动脉,幸存下来,一辈子都活在阴影里,而导致精神分裂……

文革时期所折现出来的是人性中最丑陋、最残忍、最恶劣的本性,很多人都说因为那时候的人单纯,容易被煽动,当然,这是一个理由,但是如果放在当下,人们比过去复杂了,思想比过去成熟了,难道就不容易被煽动了吗?其实都是一样的,人的内心总有着各种各样的邪恶,虽然我不是信奉“人之初,性本恶”,但恶对于人来说,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如果在当下发动文革,我觉得惨烈的程度只会更加厉害。

所以,我觉得陈小鲁站出来给老师和校领导们道歉,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即使是道歉了,人心的恶也是无法消除,甚至有人希望把这种恶放大,从而利用。下这段话是陈小鲁接受采访时说的:

我最有感触的是2011年老百姓反对日本购买钓鱼岛,国内有游行。为什么打日系车的车主,都是同胞?有的被打得很惨。当时不是一个人哪! 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那么多人,为什么没有人出来阻止,来保护日系车主? 人有暴戾之气,少数人的这种暴戾之气是能绑架群众的,威吓群众的。

文化革命为什么出了问题呢?就是因为维系社会的一套制度,政府、警察、公安全部取消了。首先校领导变成批斗对象,老师管不住学生,学生确实自由了,文化革命允许你自己成立什么组织,成立红卫兵,成立战斗队,这都是社会组织。共产党什么时候允许成立过这种组织?特别是这些组织都是政治性组织。毛主席搞大民主。这些群众组织起来后就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就把恶的那面发挥出来了。

文化革命后来是遭到了否定,但是解决问题没有呢?我得出一个结论,文化革命是违宪,两条:一个叫造反有理。既然造反有理,谁不造反呢?那不造反就没理了。你遵守正常的秩序,你服从这样的领导,那都是没理的事。还有一个叫做群众专政。群众专政是什么意思?就是群众想把你怎样就怎么样,可以不经任何公安的侦查、检察人员的起诉和法律的裁决,都没有。很多人就这样死于非命,或身心受到迫害和打击。反观现在,政府的暴力执法时有所闻,老百姓的暴力争斗也时有所闻!

2 comments / Add your comment below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