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憎恨与救赎

从小的时候我就容易为一些小事动容 感伤 ,有时候为一句歌词 ,有时候一部电影,有时候一个眼神,有时候一个背影, 都会在我内心惊起很大的波澜。虽然我表面上很波澜不惊,但事实上我会为此忧郁、焦急、束手无策、埋怨  。我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但是我很害羞,我害怕别人会因此而笑我的软弱,但是因为妈妈也会跟我一样,所以我也没有那么害怕。反而我会感谢我有一个这么特别的妈妈。让我能更多的感觉到这个世界的美好与爱 ,但慢慢长大,我不确定我是否还会愿意接受这样的我。也不确定别人能不能接受这个一个敏感的我。偶尔我恨自己对事物的感知。我恨自己有太多的触角,如果少一些触角,那么一切会不会变得更好。

Summer 是目前的自我。kate是另外一个我。也就是我的黑暗面。   当然她们都是我自己,只是分不同的时间和场合来担任各自的角色。

先说下summer 。summer 是个外表看起来很文静 可爱的女孩,她心思细腻 富有爱心,偶尔也神经大条  笑起来没心没肺 ,属于乐天派,不会记仇,喜欢和小朋友一起玩。也会喜欢躲在被子里哭, 需要人温暖  需要人帮助 无法一个人生活 。她喜欢看动画,喜欢卡特,喜欢画画,喜欢写文字,喜欢摄影,喜欢户外活动 ,喜欢和朋友拥抱。

Kate 是个外表看起来文静, 眼睛有神,精致的女孩, 她敏感、多疑、角状、黏质、冲动、暴躁、易容激怒、抑郁、阴暗、变态、胆小、邪恶、极度自信 极度自卑、她抽烟、画纹身 、喝酒、骂人、肮脏、卑鄙、目中无人、狂妄自大。

有时候在笑的很开心的时候,她就会出现。捣乱、就像有时候笑着笑着就哭着。可能笑声太多,惊到了旁边的悲伤。 有时候当我为一些感动的事情躲在被子里哽咽的时候,她就会在我旁边耻笑我。朝我大骂,笑我的懦弱。 每天都不得不面对这两个自我。 她们往两个不同的方向拉扯着我。只有身体上的疼痛才能缓解她对我精神上的摧残。我幻想着在镜子前撕裂自己,幻想着叫嚣,烟雾弥漫。

当我把自己埋在音乐里,脑子里确是想着窒息杀了我。她不愿意看到任何我快乐的时候,每当这个时候我把她关在房间里,她就像是红了眼的妖魔。叫嚣着你就是个悲剧,虚伪, 扮演着好孩子的角色  却拥有坏孩子的心态。承认吧。

每当看到我不快乐的时候,她就变得更强,对我讽刺,冷眼旁观 ,或者粗暴的对待我的痛苦。像是和我有着深仇大恨。所以我不能把她压抑太久,有时候可能用性去满足她。但是我一天一天感觉自己变得越来越像她,最近接触的音乐多是黑暗系。 体内的黑暗因子太多,身体内像有一个黑洞,不停着吸取着我的阳光,我的能力 。我害怕终有一天会被它吞噬。我害怕它,虽然它是我的一部分。

但我知道我和她还是有一个共同点,那就爱,我们渴望爱,渴望去爱和被爱,由始至终我都相信,有一个人在找我,他跟我那么相同又那么不同,他浑身闪耀着光芒,走向我,拥抱我,还会亲吻我。我愿意继续去等,这将花费很长时间,但我又不确定我有没有耐心去等,一颗心就是一把锁,心越复杂,与之匹配的钥匙就能难寻找。或许没有等到他来,她就将我毁了。

我相信世界上每个人都是分裂的,因此左脸和有脸也是不同的,是由两个你组成,但你却不一定能控制得了你自己。我不知道为何会自我怨恨。可能极度的自信最终的原因是极度的自卑。正是我的自卑创造了她。 她就是我心里的寂静岭。孤独感的存在源于人的疏离,情感的隔膜如灰尘随时间的积淀而厚实,臆想便乘势而入……

5 comments / Add your comment below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