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谈世界不谈杯

(一)
你从格罗宁根开始奔跑,
鲜花把你送来到埃因霍温,
你一双足够完美的翅膀,
却没有一段足够完美的飞行旅程。
所以啊英格兰,
英格兰的梅雨很阴冷,
滴落在如同玻璃的你身上,
一直闪烁着泠泠蓝光。
红和蓝已经走远,
你又去到了埃布罗河,
狂奔时白衣飘飘。
你一不小心,
走啊走的,
又穿过了勃兰登堡门,
过去的白衣又渐增了红纹。
就算你的色彩斑驳,
依然是那朵潋滟的郁香,
你曾在德意志留下芬芳
如今又来到了南半球,
来到了约翰内斯堡,
或许你带有一些残瓣,
或许是冬天寒风纠缠。
你把两次将世界踏在脚下的机会送走,
成就你眼眶中澎湃的泪水,
像我一样,
你别哭,
郁金香不相信眼泪灌溉成长!
今夜送走了你,
却不知道下次能否在巴西与你邂逅,
下下次去欧洲。
(这是四年前决赛后写的,呵呵,英格兰也成为了英格兰人的国足)

(二)
今天在火车站地铁出口发生了一件事,我发现我还是跟11年前一模一样,一点也没变。
我遇到两位老年夫妇,拿出已经被人割掉的公文包跟我借18块钱坐车。
当时真的是怂得一逼,我怕是新疆人,可是那位老妇人说了句我们在上海也经常帮人,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就侧过身掏二十块给他们。
可能是真的可能是利用人的同情心去骗钱,但是我心里觉得我帮的那两个人不是要骗我的那两个人,呵呵,唯心主义自我安慰有点可怕,笑尿。

28 comments / Add your comment below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