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文录

半夜,我轻轻地录了,正如我轻轻地摘,我按一按屏幕,不吵醒一个梦人…

1. 自由的定义很清晰,即一切没损害他人财产或人身的行为,你都可以行使。未婚的黄海波嫖娼没有伤害任何人的财产或人身,已婚的王全安嫖娼也没有伤害任何人的财产或人身(包括他妻子的),警察去纠正、惩罚这些行为,依据的都是侵害自由的恶法。—连岳

2. 比如我不批判行为本身,从心理学的角度,一切事物的发生都有其背后的缘由在,谢霆锋和王菲都是离异人士,从法律和道德角度他们都没有犯错,爱与不爱是他们的自由。我也不点评他们过往的婚姻谁对谁错,我不同情王菲的两个前任,也不同情张柏芝,我的观点自始至终认为一段婚姻从结合到结束,都是夫妻共同的选择,也是彼此促成的结果。—婚恋专家,林映丹

3. 在市场经济的角度来说,一个人要成为富人,他必须要迎合人们的需求,生产出人们需要的产品和服务。这种市场的正反馈机制,使得那些更聪明、更努力、更诚信的人脱颖而出,这些人是正能量更为强大的一群人。而那些穷人,大多愚蠢、好吃懒做、谎话连篇,他们身上的负能量让人避之不及。你想,这样两种人,谁更容易抛弃灵魂?—自《贫穷才让人异化》

4. 真正的好人,他必须是大智大仁大勇的,狂恣的,特立独行的,“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的,“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的,“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真正的好人绝不是伪善的、乡愿的、不得罪人的、八面玲珑的,整天讨好人的、整天做公共关系的、随波逐流的……真正的好人绝不投靠在强梁的一方,真正的好人绝不向社会降格取媚,真正的好人绝不在乎被斗臭斗倒、被下狱、被栽诬……真正的好人是大丈夫。—李敖

5. “能闪世人之所忙者,方能忙世人之所闲者”,不为追名逐利而奔忙,闲得自在,故能不断地追求生活的艺术化,精神的丰富性,又忙得快乐。这鲜明地突出了悠闲那种超尘脱俗的浪漫韵味。—俞灏敏

6. 在一个法治上轨道的社会里,人是有权利生气的。受折磨的你首先应该双手叉腰,很愤怒地对摊贩说:“请你滚蛋!”他们不走,就请警察来。若发觉警察与小贩有勾结——那更严重。这一团怒火应该往上烧,烧到警察肃清纪律为止,烧到摊贩离开你家为止。可是你什么都不做:畏缩地把门窗关上,耸耸肩、摇摇头!—龙应台《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7. 中国人不但“不为戎首”,“不为祸始”,甚至于“不为福先”。所以凡事都不容易改革;前驱和闯将,大抵是谁也怕得做。然而人性岂真能如道家所说的那样恬淡;欲得的却多,既然不敢径取,就只好利用阴谋和手段。以此,人们也就日见其卑怯了,既是“不为最先”,自然也不敢“不耻最后”,所以虽见一大堆群众,略见危机,便“纷纷作鸟兽散”了。如果偶有几个不肯退转,因而受害的,公论家便异口同声,称之曰傻子,对于“锲而不舍”的人们也一样。—鲁迅《百病缠身的中国人》(编著:今天是鲁迅先生的生日,悼念一下)

8. 史家之论霍光 ,惜其不学无术 。吾以为李鸿章所以不能为非常之英雄者 ,亦坐此四字而已 。李鸿章不识国民之原理 ,不通世界之大势 ,不知政治之本原 ,当此十九世纪竞争进化之世 ,而惟弥缝补苴 ,偷一时之安 ,不务扩养国民实力 ,置其国于威德完盛之域 ,而仅摭拾泰西皮毛 ,汲流忘源 ,遂乃自足 ,要挟小智小术 ,欲与地球著名之大政治家相角 ,让其大者 ,而争其小者 ,非不尽瘁 ,庸有济乎 ?孟子曰 :放饭流歠 ,而问无齿决 ,此之谓不知务 。殆谓是矣 。李鸿章晚年之著著失败 ,皆由于是 。虽然 ,此亦何足深责 ?彼李鸿章固非能造时势者也 ,凡人生于一社会之中 ,每为其社会数千年之思想习俗义理所困 ,而不能自拔 。李鸿章不生于欧洲而生于中国 ,不生于今日而生于数十年以前 ,先彼而生并彼而生者 ,曾无一能造时势之英雄以导之翼之 ,然则其时其地所孕育之人物 ,止于如是 ,固不能为李鸿章一人咎也 。而况乎其所遭遇 ,又并其所志而不能尽行哉 ?吾故曰 :敬李之才 ,惜李之识 ,而悲李之遇也 。但此后有袭李而起者乎 ,其时势既已一变 ,则其为英雄者亦自一变 ,其勿复以吾之所以恕李者而自恕也 。—梁启超《李鸿章传》

夜半文录》上有1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