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生活垃圾减量和分类管理办法(草案稿)》立法听证会

2014年10月24日下午2:30,在深圳市市民中心举行了《深圳市生活垃圾减量和分类管理办法(草案稿)》(以下简称“办法”)立法听证会,参会的有政府相关部门代表和市民代表,立法听证会就办法-的四个议题进行了听证。此次深圳推出垃圾分类相关的立法,意在从源头控制垃圾,做到垃圾减量和分类,这是对以后垃圾处理所作出的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这次立法听证会主要有四个议题:
第一,拟定的源头减量中生产者、销售者强制回收废旧产品及包装物的措施是否必要、科学合理?
第二,拟定的生活垃圾分类标准是否可续合理,住宅区内生活垃圾实行定点相对集中分类投放是否必要可行?
第三,拟定的社会组织、志愿者等公众参与垃圾减量分类工作的措施是否充分、可行?
第四,拟定的针对生活垃圾减量分类违法的行政处罚是否合理和具有操作性?

这次立法听证会除了人大代表肖幼美和政协委员李毅提出了一些比较细节的问题外,市民代表主要是针对落实办法的细则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意见。我针对四个议题所提出的意见简单如下:

第一,生产者强制回收包装容易操作,但是销售者如何强制?例如路边摊卖麻辣烫的,他给你一个塑料袋子,你如何监管他,并且强制他回收?细则如何操作?去之前,我的同事整理一些资料,里面举到德国的例子,德国在1991年公布了《包装法》,核心原则是:谁生产包装谁就该回收包装。因此,一个名为DSD包装组织(此组织由包装工业、消费、零售企业发起成立的)开始推行回收再利用的“绿点系统”。这个组织利用会员缴纳的费用,负责收集包装垃圾,并进行清理、分拣和循环再生利用。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值得借鉴的例子。

第二,这一点主要是规定定时定点投放。我个人认为早上7点至9点是上班繁忙期,晚上7点至9点是晚饭休息期,均不适合作为分类垃圾定时投放时间段,我认为可以将晚上时间延长至深夜11点,如此一来,当天的分类垃圾可以处理掉,第二天早上上班之余不必赶着去扔垃圾,方便市民的方法才是最好的方法。不过,后来听证会主持人说了,到时具体时间将会由各物业管理公司自行根据小区的时间特性来制定。

第三,这一点我没有太多意见。

第四,行政处罚作为生活垃圾减量和分类最受关注的一个方面,问题也是最棘手的。例如,“办法”规定个人不分类丢垃圾三次或以上则罚款200元,企业单位每次不分类丢垃圾罚款1000元以上3000元以下。我的问题:如何监管?有代表就说,到时候每个分类投放点会安装摄像头,但是请问我的垃圾在塑料袋内,摄像头能穿透?而且,就算能穿透,每天那么多人扔垃圾,每个人扔一次,难道都要一个人在摄像头前观察一次?不现实。

不过说实话,我们都泼冷水的人,生活垃圾减量分类的工作是非常艰巨的,很多现在正在做的NGO企业或者非NGO企业,都在努力探索一条全新并且适合国情的路子,希望能解决深圳垃圾围城的困局,然而,仅仅有企业我们觉得是远远不够,在垃圾分类处理系统尚未成熟的时候,政府的角色非常重要,政府要加大扶持力度,加大鼓励和宣传力度,力争垃圾分类的概念深入人心。

听证会感悟:所谓的听证,是每个参会嘉宾发言,但是我留意到会场没有书记员,也就是每个嘉宾发言的内容最后是一席空话,不留任何底,出来后我和一名代表沟通此事,她笑着对我说:“你还真当我们的意见能有多少效果啊?听证会只不过是一个过场戏而已。”,当然,我觉得她说得是有点悲观了,只要民众的声音传达了,肯定会有相应的效果的,毕竟立法的目的也就是为了规范民众行为,如果不采纳民众的意见,一切法律条文都只是一纸空文。(我是不是高估了民众的力量?哈哈…)

10 comments / Add your comment below

    1. 其实代表懂不懂法不重要,法律专家只需要将民众的意思变成法律条文,然后政府在切实推行就好。现在问题是代表对这个问题根本不关心,因为垃圾分类是费力费时的事情,百姓根本理解不了未来垃圾围城对他们造成的影响,所以…情况就变得很奇怪了。

    1. 其实关键问题是单单靠这样的一份框架性协议,是很难从源头进行垃圾减量和分类的,如果真正要实施,必须从各行各业开始进行相关的分类立法,或者减量立法,这才是根本,例如像德国,人家没有什么垃圾分类管理办法,但是他们有《包装法》《食品回收法》等等…何况日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