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看《 刺杀金正恩 》的理由

文 | 英国《金融时报》美国副执行主编 加里•西尔弗曼

作为一个美国人,这个圣诞/新年假期的大部分时间我都纠结于一个棘手的政治问题:我该不该下载《 刺杀金正恩 》(The Interview)?

大多数读者无疑已经知道,索尼影视娱乐(Sony Pictures)这部关于刺杀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喜剧,已成为有史以来最重大的电影之一——出于政治原因,而不是电影本身的水平。

平壤方面出于它的倾向以及(我们必须承认)它在喜剧方面的权利,看不懂这一切都是搞笑,由此引发了一连串地缘政治上的紧张、恐慌和泄密事件,其情节就像一部紧张刺激的好莱坞大片。

甚至在影片发行前,索尼的电脑就被黑客入侵,难堪的公司邮件遭到泄露,打算上映《 刺杀金正恩 》的电影院也受到威胁。索尼随后撤下这部影片,但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出来表态,呼吁国民展现更大决心,结果《刺杀金正恩》很快就在网上发布,同时在一小批坚定的电影院得到上映。

这令每一个美国人陷入尴尬境地:我们得决定自己是否想观看《刺杀金正恩》。作为好莱坞经典西部片的影迷,我的第一倾向是表现得像《正午》(High Noon)中的加里•库柏(Gary Cooper),让那些朝鲜人好好见识下,在这一带他们是在跟谁打交道。我想象自己走上摇摇欲坠的楼梯,进入我的阁楼,打开我忠心耿耿的个人电脑,开始下载这部电影——不论遇到地狱、洪水,还是“邪恶轴心”的黑客。

但当我想起已故的祖母对电影业的一句评价时,我改变了主意。没人会将我的祖母米尔德丽德•西尔弗曼(Mildred Silverman)误当作《电影手册》(Cahiers du Cinéma)的撰稿人,但在她所居住的纽约市布鲁克林区,她对各家电影院了如指掌,而且她能作出辛辣的影评。

16×9 在要不要看《刺杀金正恩》这件事上,令我的转变观点的是她的一句至理名言,这句话来自她对孙子提出的一个问题的答复,问题是:她和两个同伴为什么在看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1982年的电影《ET》时中途退场,找到剧院经理,索要电影票的全额退款?

她答复道:“某个小人物有什么值得我关心的?”我认为她明确指的是这部电影的主人公(我怀疑她是否熟悉“导演主创论”,以至于针对斯皮尔伯格发表此言)。

作为看电影的指南,这句话是有启迪的。无论演艺界发生了什么事,我的祖母一直坚守自己的价值观和美学原则。她去电影院看电影时基本是为了娱乐,而她所指的娱乐是弗雷德•阿斯泰尔(Fred Astaire)和金吉•罗杰斯(Ginger Rogers)的歌舞剧,以及欧文•柏林(Irving Berlin)创作的词曲,比如“天堂,我在天堂……”。

我的祖母是不会让一些没有音乐感的“小人物”改变她的想法的,而她的孙子也拿定主意,他不会允许某个不怎么样的朝鲜领导人影响他的喜好。毕竟,我要关心金氏什么?难道他是宝琳•凯尔(Pauline Kael,已故美国影评家——译者注)?

在《刺杀金正恩》激怒朝鲜前,我对这部电影几乎毫无兴趣,它最多是我在长途国际航班快到目的地时会看的那类影片。但因某国共产党施加影响而屈服,这种做法不符合美国精神。

几年前我在这方面有过教训,那是在萨尔曼•拉什迪(Salman Rushdie)受到威胁后,我试图阅读他写的《撒旦诗篇》(The Satanic Verses)。我觉得自己有义务拿起这本书,但这真的不是把握这类事情的正确方式。我从未读完那本小说。

在刚刚结束的这个节日佳节,我试着将朝鲜那群人的想法和索尼的混乱局面撇到一边,重看已经很久没看过的弗兰克•卡普拉(Frank Capra)导演、吉米•斯图尔特(Jimmy Stewart)和唐娜•里德(Donna Reed)主演的美国经典影片《生活多美好》(It’s a Wonderful Life)。

这段时间过得非常有价值。我很高兴可以从日常工作中抽空休息一下,看看金融服务机构更热衷于打造社区,而不是想方设法榨干客户。这次观影还有一点令我触动,里德扮演的玛丽•贝利(Mary Bailey)展示出了谢乐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式的“挺身而出”,玛丽在拯救“贝利兄弟建筑及贷款”时两次起到关键作用,第一次是在银行挤兑时拿出她的蜜月基金,第二次是在她丈夫需要时从邻居处筹得资金。

最终我产生了一个想法,或许我们国家可以向卡普拉取经,学习如何应对近期来自平壤的挑衅。我这么说可能有点僭越,但我想我们的情报界也许有人能写一些计算机代码,或空运一些设备,让我们将朝鲜语配音的《生活多美好》放给那些居住在朝鲜半岛北方的一些可怜人看。

这将是一件好事:向那里(以及其他地方)的人民展示,美国人的脑子里除了专为搞笑而设计的暗杀情节外,还有其他许多念头。有时我们会想到天使的翅膀和玫瑰花瓣,以及一个兄弟为了救另一个兄弟而跳入冰冷刺骨的水里。

——自《FT中文网》


编著:其实,在国内《 刺杀金正恩 》这部片也受到了极大的关注,许多人都在网上求种子,部分人已经找到了种子并且下载。但是,回头一想,为何《刺杀金正恩》这部传说中的喜剧片会受到如此之大的关注?我个人认为是两个原因,第一个是一直以来人们对朝鲜这个神秘的国家的好奇心作祟,第二个是这部片子被“下架”了,人们总是对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产生极大的兴趣。而上文的作者在一个美国人的角度阐述了自己为何不看《刺杀金正恩》,因为他祖母曾经说过一句话“某个小人物有什么值得我关心的?”,这句话是整篇文章的中心思想。至于对这句话的解读,是需要上升到政治的角度的,这里就不要去盲目揣测了。

11 comments / Add your comment below

    1. 对,但是其实想一想,到底是宣扬自己的政府无所不能好呢,还是宣扬人民要心甘情愿地“无私奉献”好呢,还是见仁见智的。哈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