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见闻小记

今年回到了久违的乡下过年,已经阔别多年,乡音甚是熟悉,乡土甚是亲切,乡情甚是怀念。回去前已经在脑海里想象了许多遍过年的情景,也想到了许多需要拜访的亲朋戚友,至于细节,也就随遇而安了。稍微记录一下这次返乡过年的一些境况。

1. 兄弟姐妹们(这个兄弟姐妹,是指在我爷爷下面的所有叔伯的儿女)均已长大,天各一方。想起当年小的时候我们一起上山砍柴,下河游泳、抓鱼,一起抵抗隔壁村的孩子的欺负…如今,都已经当爹当娘了。各自都散落在各地,生活各有不同,有喜有忧。大家都少了当年的那种舒坦,各怀心事。有些兄弟姐妹境况不甚如意,虽知问题症结所在,却依然执迷不悔,死性不改,最终也就只能放任自流。

2. 健康是最大的幸福,这句话很多人都在知道,也都说过,也都理解,但是,真正有多少人是在乎自己的健康的?。这次返乡,再次看到了小姨的儿子,在十岁左右的时候,患上了肌源性肌肉萎缩,如今生活已经不能自理,为了让他看到生的希望,小姨坚持让他去上学,每天背他上楼梯到教室座位,放学再背他下来,带他回家。之前我一直没见过我小姨背,但是,这次我亲自见到了,泪水实在忍不住,一位母亲的伟大又何止是三言两语能道得尽的!

3. 古人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但是,依我看,有后不孝不如无后。外婆有数个儿女,然而,如今却落得个孤独终老,一个人孤零零地居住在当年的老房子中。两个儿子各自成家,媳妇无法和家婆一起住,大儿子有孝心,却又奈何生活捉襟见肘;小儿子风生水起,生活富足,却奈何抵不过老婆的穷凶极恶;女儿们孝顺有加,外婆却碍于世俗情面,不愿意跟随,最终落得个孤独终老,又能奈何?

4. 依然是留守儿童的问题。村中青壮年已经基本离开外出打工,只有过年过节才能回家一趟,有些甚至不回,但是他们的父辈依然坚守在村中。这里面很多青壮年由于外出打工条件很艰苦,孩子无法带在身边,只能将他们长期寄放在家中,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他们爷爷奶奶这一辈人许多都是没怎么读过书的人,当然他们也懂得文化知识的重要性,但是,却也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我记得有一天村里的一个亲戚带着孩子,拿着一本作业过来找我,有很多题目不懂的,其中一条是这样的“当B、C都不等于0时,A÷B÷C=A÷(      )  ”,括号里应该填什么?你们懂么?

5. 环境正在日益被破坏。其实环境保护这样更高一层次的问题不该单单只在城市提倡,更应该在农村提倡,并且加大力度宣传,因为农村还没有被污染,还可以悬崖勒马,等到被污染以后,将为时已晚。我乡下的老家门前有条小河,小的时候我经常到河里抓鱼洗澡,虽然偶尔有水牛也在河中泡澡,但水是清澈的,鱼儿是欢快的。如今,由于村中缺少规划,没有垃圾站,没有污水处理设施,垃圾和生活污水均排入河中,导致河水臭气喧天,垃圾在漩涡中打转,鱼虾几乎绝迹。外加近年,沿河一带高楼拔地而起,导致河水断流或改道,致使河水日益减少,假以时日,小河或许就消失了。

此次返乡的见闻不止于此,但是,已经无心再写,或许我们所处的环境和乡中人的氛围完全不同,视觉和观点更加不一样,何必强求,只是,有时候看到此情此景,我是心有余虑而已。

20 comments / Add your comment below

  1. 说的这些大部分农村都存在,还有一点我补充一下,就是现在每个村子里的土地,都没人种了,按我那个村子,有的一家就一两个老人种,有的全家都出去了,年青的也不在家,地儿就闲着,租给别人种,现在是一亩地给300元。但是种地的也是家里上了岁数的老人们,都60.70了。能种几年?
    所以说这也是一个大问题,不过上坟时看到好多地头儿不远有个新打的井,难道是要租出去,地主似的?不管如果,这是个大事儿

    1. 你没发现么?国家现在正在用经济发展来掩盖国民思想的发展,其实他们也知道,只是他们不敢大力提高国民思想觉悟,因为他们害怕,当年,他们就是这样打败老蒋的…

        1. 没错,所以他们总是提出很高的经济增长率,并且不断地以“房地产”“反腐”“增加收入”“提高基本工资”等等作为掩护,却绝口不提“教育”,提高人民精神文明,增强人民思想觉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