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乡情

去年由于新屋入伙,按照乡下的规矩,是不能参加扫墓的,因此,去年基本没有回去乡下,本来生疏的乡情,越发陌生。国庆,本不是扫墓时节,与往年一样,家族的习惯,此时成员基本都放假回乡,因此组织扫墓,我也就务必参与。提前计划,考虑到会堵车,提前请了一天假,9月30日凌晨5点出发返乡,一路畅顺,500公里的路程,7个小时到达。此次返乡扫墓,记录几件值得一提的事情:

  • 爷爷的小花园。

爷爷去年悄然去世,为何说悄然,因为我来不及见他最后一面,得知他去世的消息时,已经是过去一个星期了。爷爷生前由于曾经中风,腿不灵便,那时奶奶也还在世,便在家中的楼顶开辟了一个小花园,供爷爷消遣。虽然没有种上什么名贵的花草,均是一些常见的花、果、瓜菜,但爷爷都是精心照料,日出而灌,日落而溉(有这么一个说法么?)。所以,爷爷在世健康的时候,虽然腿脚不灵便,但是,小花园被他和奶奶照料整理得井井有条,繁花似锦,郁郁葱葱。如今,他们都已仙逝,剩下这些花果瓜菜,婶婶们也无心打理,只是叔叔偶尔有时间,便浇上两勺水,自生自灭了。

  • 宅基地

这是我爷爷的爷爷那代人留下来的,当年,听爷爷说,这里是多么的热闹繁荣,人满为患,而如今,子孙后代都随着城镇化进程,离开了乡土,走入了城市,即使在城市底层艰苦奋斗,屈辱求生,也不愿意再回到祖辈赖以生存的土地上生活。这是时代的进步还是倒退?我的老祖屋也随着我的父辈离开,随之荒废,杂草重生,破旧不堪。幸好,此次返乡扫墓,破败的祖屋引起了叔父们的重视,决定尽快择日重建。

  • 一个只有不足十户的村庄

为何这个不足十户的村庄值得一提?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不便细说,只能简介。这是我父亲一个朋友住的村庄,后来我也与他成了朋友,来往甚密。他前年委托我父亲为他选择地方(也就是看看哪里的风水比较好),选择日子,重建祖屋。我是今年才跟随父亲到此地一游。尚未进入村庄,在马路外已经能一眼认出这位朋友正在重建的房子,非常醒目显眼。虽然房子尚未完工,但当我站在前面远眺时,有种说不出的心旷神怡,这就是“一见钟情”。朋友说已经在顶楼为我和父亲预留了两间房,随时欢迎我们光临。说实话,我是打算常去的,因为我确实喜欢大山、溪流、炊烟和清香的乡间空气。

  • 百年校庆

此次返乡,巧遇百年校庆。虽然值得一提,但感触不深。为何?因为现在校庆的校区是新校区,我只不过是在高考后在此处上了一个月的电脑课程,之后再无交集。而我原来就读的老校区,如今已经变为其他校名,并且听说,许多以前的建筑物均已推倒重建,再无意义,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老校区那棵凤凰花,当年高考时,恰逢非典爆发期,闭门封校,我们学校的其他班级已经搬迁至新校区,老校区只剩下高三一个年级,因此,偌大的校园显得非常空洞,我在高考前时常坐在那棵凤凰花下,思考人生。

乡土乡情》上有12条评论

  1. 一、我也是刚从老家回来,我有一个感觉,我们对家乡也是越来越缺少了客观的概念,不管它是以经济建设著称、或者是以历史文化而著称,我们不再清楚乡里乡邻之间的互助或者矛盾,也不清楚新农村建设的进程和规划,时而惊觉:这里什么时候又修了一条公路,那里什么时候又建了一栋新楼。对家乡,我们有的只是对家族的记忆、对假期的记忆、对少年时代以及那个秋天的记忆……

    二、一个星期后??

    三、你这种插图方式挺好的,插件?

    • 一、我这次回乡,其实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感触,年轻人们不再像以前那样好吃懒做,悲观厌世,许多的村里的年轻人开始思考如何在现有的基础上打造自己的未来,他们也开始这样做了,所以,我也开始心动,思考城市和乡村的抉择。

      二、没问题,到平湖如何?

      三、插件,“终极简码”。

      四、昨天我写到一半,跑出去了,今天补全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