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疲劳》-“驴折腾”

《生死疲劳》的第一部“驴折腾”已经看完了,西门闹第一世投胎,降生在他的长工蓝脸家里,作为一头驴而存在,因为没有和孟婆汤,所以前世的记忆依然存在驴的身体内,穿越回来的西门闹,带着他作为人的记忆,带着作为驴的身体,在第一部走完了它十年的一生。

长工蓝脸坚持单干,不愿意加入人民公社,一个人对抗整个时代,生活倒也算可以,在最后大饥荒的时代,人民公社的社员一股脑涌入他的家里,抢了他的粮食,杀了他最爱的“雪里站”——一头白蹄黑身的公驴,莫言写着一段的时候有点隐晦和过于简单了。

西门闹作为一头驴,从50年一直走到了59年,直到被眼发绿光的饥民分了驴尸,他经历了分田到户、人民大公社、大炼钢时代。最风光的时候是作为陈县长的坐骑,可是因为一时惊吓,驴失前蹄,人民急着救县长,竟然粗暴毁了西门闹的驴蹄,最后使它变得一无是处。

蓝脸夫妇对西门闹这头驴不离不弃,最艰难的时候也都处处护着它,最后实在挡不住饥饿的民众,才不得不保命逃跑。

西门闹驴的一生,看到的和经历过的一切,有那个时代特有的印记,我个人觉得莫言写的有些内敛了,不过,考虑到各种因素,也可以理解。语言风格倒是我喜欢的一类,即将看第二部“牛犟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