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政合法性:习近平面临的挑战

英国《金融时报》 吉密欧 北京报道

世界上两个最有权势的机构,罗马天主教会和中国政府,相隔12小时任命了在完全保密情况下选定的最高领导人。

但是,尽管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的当选对多数人是个意外,但由习近平在未来10年里担任中国国家主席,却是在5年多前就决定的,只是在昨日由中国仪式性的立法机构走一下程序而已。

习近平

昨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大会堂里,习近平作为唯一的国家主席候选人,从全国人大与会代表得到2952票赞成,3票弃权和1票反对。

中国官方媒体庄严地宣布习近平在本来就是由官方决定人选的全国人大全体会议上当选国家主席,但许多普通人的反应似乎介于无动于衷和怀疑之间。

很多人在社交媒体群组和类似于Twitter的中国微博客网站上嘲讽这个程序。

一名自称“鲜豆杯哥”的微博用户写道:谁将成为国家主席?我是那样的充满期待。这场竞赛肯定激烈无比,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还有一些网民搞了一场网上选举,列出多名国家主席候选人,邀请公众投票。

这场选举被中国什么都要管的互联网审查机构屏蔽,截至昨日下午只有大约5000人投了票。但到了那时,台湾总统马英九(Ma Ying-jeou)处于领先地位,赢得大约20%选票。异见人士、艺术家艾未未位列第二,而仍在服刑的作家、政治活跃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紧随其后,位列第三。

自治的台湾岛在上世纪90年代初开启选举民主,但北京方面宣称该岛是其领土,并誓言在台湾无限期拒绝统一的情况下付诸武力。

受过良好教育的网民和微博用户算不上是中国很有代表性的群体,与一般人相比,这些人往往具有更强烈的自由和民主意识。

但网上出现的这波狐疑情绪,突显了共产党在要求较高的城市中产阶层中努力增强执政合法性方面所面临的一个越来越大的问题。

“北京空气恶劣,上海的江上出现数以千计死猪,这些问题都是当局管治记录上的污点,”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张健在谈到近期在中国引起轰动的话题时表示。“共产党必须在一切可能的地方竭力寻求执政合法性。”

他指出,官方媒体近日报道称,中国98%的村子已举行直接民主选举。他说,这是一个例子,说明党如何急于显示自己得到人民的支持,拥有合法性。

乡村选举的候选人需要得到党的最终批准,有关乡村选举存在腐败和裙带主义行为的指控相当常见。

挑选习近平领导中国的过程,除了党内高层的极少数领导人(他们在5年前的一个闭门会议上选中了他)外,对其他人都是一个秘密。

“要我猜的话,可能有30至40人直接参与了选定习近平出任中国下一位领导人的决策,”香港科技大学(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社会学教授崔大伟(David Zweig)表示。“当党谈论民主时,他们的意思并不是一人一票;他们是指在领导层内部有一场公开讨论。”

去年11月,习近平从即将离任的国家主席胡锦涛那里接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实际上,这两个职务比习近平昨日出任的国家主席更有实权,也更加重要。

中国体制的支持者提出,与多数威权政权或者天主教会不同,中共成功地实行了集体领导制度,还建立了任期限制和强制领导人退休的传统。

虽然中国宪法和中共党章都没有规定任期限制,但预计习近平将像前任胡锦涛一样,完成两个5年任期,然后向新一代领导人交棒。

-自《FT中文网》
谷禹补充报道
译者/何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