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感:长春杀婴案 复旦投毒案 H7N9禽流感 芦山地震

长春杀婴案,复旦投毒案,H7N9禽流感,芦山地震

此前就想写写这段时间发生的这些事情的一些小感,但是由于博客这段时间有点抽风,可视化编辑器不见了,不能输入,很奇怪,又来咨询了西部数码的工作人员,他们说是因为开启了杀木马的一个程序,不明白其中的原理,反正搞好了,能用了就好了。

从上个月的“长春杀婴案”,到后来出现的“复旦投毒案”,再到爆发“H7N9禽流感”,最后是现在的“芦山地震”,无一不在狠狠地拷问人的良心,每次看到这些名词都让人揪心。有时候往往是一个社会的道德底线建立起人类的尊严,如果连最后的道德底线都逾越了,那么人还有何意义?

长春杀婴案。

简单经过:4日,吉林省长春市一辆RAV4汽车在车主离开时被盗走,车内有一个两个月大婴儿。车主夫妇随即报警,引发媒体以及公众关注,全城搜索。吉林省警方在5日晚间发布消息,称“3·04”失踪案的嫌犯已经投案落网,但婴儿已遭嫌犯掐死并抛尸雪中。

小感:都说“盗亦有道”,偷车,抢钱,这些虽然是犯罪,但只是由于贪婪、生活所迫或者好吃懒做所催生的行为,或许不至于逾越道德底线。然而,你去杀一个仅有两个月大的孩子,掐死,埋在雪中,这就是禽兽不如了,越过了人类的道德底线,虎毒还不食子,况且你是一个人,你怎么下得了手。如此作为,死都不足以平民愤。

复旦投毒案。

简单经过:2013年4月17日下午,复旦大学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该校2010级硕士研究生黄洋,经抢救无效,于当天下午3点23分在上海中山医院去世。上海警方表示,在该生寝室饮水机内残留水中检测出某有毒化合物成分,认定其寝室室友林某有作案嫌疑,目前林某已被警方刑拘。

小感: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无论是网上说的“直博之争”,还是“争女友报复”,或是“误杀”,任何一种都罪不至死。大学是传说中神圣的地方,培育未来栋梁的殿堂。然而,就在这么一个所谓圣洁的地方,催生多少的杀戮和血腥呢。从当年的马加爵四条人命案,到后来的清华大学朱令铊中毒案,再到后来的南京大学碎尸案等等,这就是大学。手段如此凶残,令人发指。或许,中国教育真的该反思整个教育制度了。

H7N9禽流感。

简单经过:H7N9禽流感是新亚型流感病毒,于2013年3月底在中国上海市和安徽省首次发现。上海、安徽相继发现3人感染H7N9禽流感,其中2人死亡,1人病情危重。据通报,上海市患者李某,男,87岁,2月19日发病,3月4日经积极抢救无效死亡。上海市患者吴某,男,27岁,2月27日发病,3月10日经积极抢救无效死亡。安徽省滁州市患者韩某,女,35岁,3月15日发病,目前病情危重,正在江苏南京积极救治。3例病例临床表现均为早期出现发热、咳嗽等呼吸道感染症状,进而发展为严重肺炎和呼吸困难。3月29日下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从相关病例的标本中分离到H7N9禽流感病毒。3月30日,国家卫计委组织专家,根据病例的临床表现、实验室检测和流行病学调查结果,诊断3名患者为人感染H7N9禽流感确诊病例。

小感:H7N9禽流感袭来,一时间人们恐惧并且不知所措。民众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此前黄浦江的死猪,然而官方却辟谣说与死猪无关,最后将此次禽流感定性在鸽子和其他禽鸟身上。但是对于一个已经失去信任度的政府,人民压根不相信,却也无奈。定性一出来,各省市马上大量扑杀禽鸟,靠禽鸟为生的商家们欲哭无泪,都在念叨同一句话:死的大部分都不是养禽鸟的,养禽鸟的几乎没有感染。可是,无论如何,该关门的还是关门了,该扑杀的还是一个不留地扑杀。

芦山地震。

简单经过:北京时间2013年4月20日8时02分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北纬30.3,东经103.0)发生7.0级地震。震源深度13公里。震中距成都约100公里。成都、重庆及陕西的宝鸡、汉中、安康等地均有较强震感。据雅安市政府应急办通报,震中芦山县龙门乡99%以上房屋垮塌,卫生院、住院部停止工作,停水停电。

小感:这此芦山地震,不得不让人想起08年512汶川大地震。可是,虽然我们经历过了那次惨痛的地震经历,此次地震还是没有任何的防范经验,之前汶川地震时说需要建立完善的预报制度,可是,这次芦山地震,预报在哪里?经验在哪里?最后,还是有100多人在此次地震中丧命。芦山地震最大的看点是红十字会和壹基金的善款,据报道,壹基金在地震第二天筹集到了1000多万的善款,中国红十字会才筹集到14万。击败了红十字会的不是壹基金,而是郭美美。

不过,无论厄运如何频繁,无论路途如何崎岖,总会有一些闪亮的地方能感动人,能让人们突然看到阳光的,例如在地震中出现的“中国好室友”,地震时拿着六个笔记本电脑,三台单反,和一只乌龟,跑出来了,乌龟才是重点。所以,我们要相信,阳光总在风雨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