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黄的爱情

作者 | 徐缓归,一个写小说、写故事的人,陌上花开徐缓归。

大学舍友六个,阿黄是最墙角的那个。
阿黄原来和我们一样,挥霍着父母给的零用钱,过着整天窝在宿舍打游戏的颓废日子。
然而这一切都在几个月前变了。
那天,阿黄兴奋地说,他恋爱了。
我们都以为他是在游戏里结婚了,所以没人搭理他,我们……

您确定您要阅读更多?

那些为“计生”牺牲过的中国人

编著:还记得那个晚上,十八届五中全会刚开完,微信朋友圈几乎都是关于放开二胎的刷屏。后拉和一个60后的前辈聊天,他只生了一个孩子,过程中突然蹦出一句话:你们真的是生对时候了,我们就是想也没办法了。言语中仿佛我们占了国家政策的便宜。其实他根本不了解我们这一代人,80后这一代人承受的压力根本是其他年代所无……

您确定您要阅读更多?

摆脱“首份工作综合症”

当年我处于需求曲线的错误一端:经济学毕业生的供应远远超过经济学家的实习岗位数量。这是我在读这门“沉闷科学”第二年时的顿悟。为了寻找替代之路,我来到了一家职业中心,参加了一场职业适宜性测试。就像一般的大学生那样,我沉溺于想象自己未来对社会有多么重要,于是坦承了所有的偏好和倾向。我其实应该努力成为一名外……

您确定您要阅读更多?

假性亲密关系 或许你也在其中

编著:“假性亲密关系”这个名词第一次听到,但是当我在知乎看到的时候,还没有看正文,第一反应是我身边的所有人应该都是之身在“假性亲密关系”当中的,小到家庭的成员,大到企业、国家。其实我觉得“假性亲密关系”的存在,更多的原因是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隐,而这些私隐往往是无法向对方表达的,甚至是最亲密的人,……

您确定您要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