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将至 恭贺新禧

这几天又是荒废的几天,因为企业增资的事情,搞到我焦头烂额,外加几乎所有同事都已经休假回家过春节,人手骤减,突然显得有点忙乱了。今天早上驱车走在水官高速和南坪快速路上,明显感觉到通畅了,但是FM却在不停地说指向外省的几条高速大堵车——人们在路上散步遛狗,我暗暗庆幸。以前从平湖到福龙路需要将近50分钟的……

您确定您要阅读更多?

无援

将军的士兵在夜的孤城,

剑在路上,矛在何方?

遍野的是敌还是草,

怎么比人还高。

盆地不适合冲锋,

高地不适合撤退,

斑驳的城门回荡的是,再等。

突然!

“将军!除了您,全军覆没。”

关于人生的悲哀和知足常乐

昨晚乳鸽伯伯的餐厅吃年饭,邀请了我和我父亲一起去当“嘉宾”,这种场合,通常都是我和我父亲共同出现的,为何?因为这样的场合必须要喝酒,一旦喝酒,我就需要一位司机,我父亲就成了最好的人选,因为首先他和乳鸽伯伯是数十年的老友鬼鬼了,而我,又是在他们共同的“关怀”下长大的,最重要的是:乳鸽伯伯很是愿意和我喝……

您确定您要阅读更多?

旧情绵绵

我是一个怀旧的人,这个毋容置疑,除非是自发性的丢失,否则我很多自认为有价值的东西,都会认真或积极地保存着。此前我贴出过我的一些“礼物”,还有更多更早的,只是没时间一一细数。怀旧一定程度上就阻碍了对新事物的接受,正如我已经很少接触当下的流行乐,认知中的歌曲库依然停留在80年代甚至更早的流行乐上,所以,……

您确定您要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