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首份工作综合症”

当年我处于需求曲线的错误一端:经济学毕业生的供应远远超过经济学家的实习岗位数量。这是我在读这门“沉闷科学”第二年时的顿悟。为了寻找替代之路,我来到了一家职业中心,参加了一场职业适宜性测试。就像一般的大学生那样,我沉溺于想象自己未来对社会有多么重要,于是坦承了所有的偏好和倾向。我其实应该努力成为一名外……

您确定您要阅读更多?

明天上班还是放假?

自从家里的熊孩子知道电脑、手机的好玩以后,我在家已经几乎不能使用电脑和手机,手机嘛还好,我可以放在高处,他也没办法,但是台式电脑怎么办?有一次,我正想写点东西,开着电脑,沉思,突然“文思泉涌”,好了,正当我写了几百字后,由于书房门忘记关,“啪”一声,显示器黑屏了,所有的努力白费。你们以为我是在WP的……

您确定您要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