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怀祖先

今天是我曾祖母的忌日,下班回家后看到父亲在忙碌着,广东的拜祭其实还算简单,略备酒水、素菜、三牲(这是乡下的一种叫法,大概就是鸡和猪肉),一切准备就绪,点上黄香三柱,诚心邀请祖先到来吃喝,并希望祖先保佑一家人健康快乐,生活红火,礼毕后烧上数百亿的冥币,希望祖先在另一世界也能风流快活,“活”得好生得意,[……]

您确定您要阅读更多?

平生风义兼师友——怀念张晖

这篇文章是我唯一在豆瓣完整看完的一篇文章,豆瓣的文章都很文艺,我有时候是看不下去的,但是这篇却真的看完了,不知道为何,是为了某种悲戚,还是为了某种真情实感,自己都搞不清楚。一个一辈子用生命追逐自己理想的人,成功地走入了理想的殿堂,却发现世道已变,自己曾经的理想显得多么的可笑,哪里会接受得了?至此,生[……]

您确定您要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