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打酱油的事

黄昏,街边,小卖部。

人,男人,两个男人,一老一少,隔着柜台伫立着。
“是你?”
“是我。”
“你来了。”
“我来了。”
“你不该来。”
“我已经来了。”
“你毕竟还是来了。”
“我毕竟还是来了。”

沉默,良久的沉默。
仿佛泥塑木雕的两人,对峙着,那夕阳却越发斜了。……

您确定您要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