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很想写得抒情点

以上照片均是我在东北时拍摄的。滑雪和滑冰可以说是我的最爱,可惜回到深圳后,滑雪是无缘了,人造冰场倒是还有,但是那种气氛,已经无法接受了。上面绿色格子衣服的小胖子,就是我大学四年的上铺,特点是脚奇臭无比…

最近因为公司的事情多而杂乱,千头万绪,使得自己几乎没有时间安静下来写写东西,挺郁闷的。本来在工作生活中有很多的感触总是稍纵即逝,但是由于马上就被接下来的琐事颠覆,晚上呆坐在电脑前的时候,却又无从记起了。所以,往往就罢了,想想不如陪儿子一起看看简单的少儿MTV,还来得舒畅。

有时候其实极端地放纵一下自己,不要去思考,不去面对,将脑子掏空,把心思放在无需思维的事情上,享受另外一种活法,也是挺好的。很多时候,我走在冬天的黄昏下,总有一种错觉,希望自己突然醒来,依然身在东北,皑皑白雪,一片宁静,但是,拥塞的交通又处处都在提醒我现实已经不再,时光早已逝去。突然萌生一个想法,或许当年林黛玉也是如此地伤春悲秋,在理想与现实中备受煎熬,所以才落下了抑郁症,最后郁郁而终的吧?幸好,我不是她。

人越是成长,越是喜欢缅怀往事。想起周一的时候,晚上打完球,约了老弟一起出去吃饭,他喜欢吃牛肉,所以我们选择了西餐厅。我和我弟从小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只有小学的五年时间,但是,这五年却成了我们提起最多的日子,也是蕴藏了我们整个童年最多记忆的日子,因为我们生活的环境,我们无拘无束,我们爬山;我们玩水;我们抓鱼;我们掏鸟窝;我们钓黄鳝;我们偷鸡;我们偷芒果;我们偷荔枝;我们一起欺负比我们小的孩子;我们做了坏事害怕父亲责骂,我们一起去拜骨庵(存放已故先人骨头的瓦罐),祈求保佑,最后逃过一劫……我们常常都在一起回味着这些早已被咀嚼得稀巴烂的日子,但又每次提起都是沉醉其中,激动无比,仿佛昨天发生的一样。

我每次都想把文字写得抒情一点,写得文雅一点,从而把自己装逼得像个文人,但是每次写一段以后,回头看看又觉得太矫情,太造作。或许是自己的功底不够,理屈词穷,所以自认为想写得抒情的东西最后都变成了毁三观的废物。转念一想,人越是上年纪,生活就应该越是随性,到了七十岁,就真的做到“六十而耳顺,七十而随心所欲”,文字也是一样,何必非要把它写得很抒情?为何一定要装逼地写得繁花似锦,看透世尘?

所以,我想,我就写我的字,你就看你的文,某天某时某刻,我一旦不喜欢,我立马毁了我的字;你一旦不喜欢,你也尽可以毁了你的文,互不相干。

43 comments / Add your comment below

    1. 恩…就是这样的了,很多时候想说,但是又觉得说出来不合适,想写,但是又觉得写出来无法完整表达自己的意思,所以作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